“怪老頭”不再怪

2020-08-20 07:46 來源:三峽日報  責任編輯:徐夢琦  審核:閔娜

“咱老百姓,今兒個真高興”“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”……8月18日一大早,“怪老頭”又樂呵呵地放起了音樂。

“怪老頭”名叫易發仁,是長陽土家族自治縣漁峽口鎮西坪村一位85歲的五保貧困戶,妻子去世多年,膝下無子女,獨自生活。因過去思想保守、脾氣古怪,得此外號。這幾年在駐村工作隊的幫助下,他成了村里自力更生的典型,“怪老頭”的稱號也成了過去式。

“怪老頭”戴上了大紅花

一間土坯房,外墻開裂,光線昏暗,空氣中夾雜著霉味……這是3年前剛駐村時,長陽縣委組織部駐西坪村工作隊員譚熤上門初訪易老的印象,他也記得,“第一次走訪不歡而散。”

“您是五保戶,年紀大了,又是危房,可以考慮去福利院?;蛘卟鹞7恐亟?,國家有補助。”譚熤提議道。

“原來你是來拆我房子的,你們走!”易老站起來便把一行人推出了門。

此后接連幾次,工作隊總是吃閉門羹,易老遠遠地看見便“砰”的一聲鎖門,任憑好說歹說,都不應不開門。

第八次上門,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面對易老,譚熤一行人苦口婆心。

“這房子是我親手建的,住了一輩子,有感情了,我也明白你們的苦心,那就改吧!”易老一聲長嘆,終于說出心里話。

設計、搭棚、搬家、拆舊……天氣轉晴,易老很快請來師傅進門,兩個月后新房建成。2018年5月17日,在熱鬧的鞭炮聲中,工作隊幫易老搬了新居。

“80多歲的五保老人,響應國家號召,除了危改補助全靠自己攢的錢,自力更生不等不靠,在全村第一個建成新房。”譚熤說,“怪老頭”不僅成了村里的名人,也成為了他們推動全村危改的“法寶”。

那一年,村里“七一”紀念活動上,“怪老頭”胸戴大紅花,作為“脫貧先鋒”走上了領獎臺。那一刻,他臉上笑開了花。

“怪老頭”又鬧別扭了

“搬進了新家,現在生活還安逸吧?”“安逸什么,最近心里憋得慌!”易老轉身進屋鎖了門,去年底,譚熤又吃了回閉門羹。

在夜里的碰頭會上,駐村“第一書記”王宏垚一語道破,“上次我看望易老,發現他打算用來養雞的半間土坯房塌了一扇墻,有安全隱患,當時我答應請挖機幫忙拆除,可是到目前還沒落實。”

第二天譚熤上門詢問,易老開了腔:“王書記之前表了態,不見動靜,這是哄騙我這個老頭子嗎?”

“我們表態的事,就會百分之百落實。您就放一百個心!”安撫完易老,回村商議后,王宏垚立即帶領施工隊去易老家,很快拆遷完畢。

“易老,對不住啊,答應您的事情忘記了,您莫見怪。”

“不打緊,落實了就好,你們也不要怪我,我一個老頭子,沒讀過書,認死理,干部開口表態了的事就得落實,不然就是欺騙老百姓。”

“對,您說的很對,我們今后在工作中一定注意。”

兩人一來二去,解了心結。易老看了看拆完的房子,臉上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

“怪老頭”請人刻碑文

“吾疾苦半生,感謝共產黨好政策,幸得政府關愛余生晚年生活無憂,黨(和)政府幫憂解難情意深、黨的關懷恩同再造……”

再次前去看望易老,譚熤發現他門口多了座墓碑,碑文已然刻好。

進屋,易老正在看電視,聊起墓碑,他說自己無兒無女,前段時間把身后事都安排好了,“所有的費用我都自己出,國家每年都給我發了五保金,你們還經常送這送那,我也存了一點錢。不能再給你們、給村里、給國家添負擔。”

“活了幾十年,我也明白了一個道理,活著就要有骨氣、要勤勞,要知足、要感恩。想我這把年紀還能住上新房,每個月拿五保金,享幾年清福,這也得感謝黨和國家,感謝你們這些好干部,所以我要把內心的這些話刻在墓碑上。”易老握緊了譚熤的手,滿眼淚水。

三峽日報全媒記者 楊雪

熱點專題
双色球走势图500期